•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

    中企并購重組正迎來新發展機遇期

    “我們要立足國內資本循環,大力推動直接投資及其并購活動,把更多社會資金轉化為企業資本金,把我國企業融資方式從間接融資為主,過渡到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協調進行;還必須大力發展證券市場、產權市場,并大力推動直接投資及其各類并購活動,使我國國內直接投資及其并購交易額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國家。”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戴相龍在近日舉辦的2020世界并購大會上作出預測:兩三年后,全球經濟發展將恢復到疫情暴發前,全球直接投資總量超2019年;不用10年時間,中國經濟總量將超過美國;不用5年時間,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和吸收外商直接投資總量將升至世界第一,而且呈現出大于進的格局,國內直接投資及其并購市場的交易量將位居世界第一位。

    據了解,2020世界并購大會由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發起,聯合中國國際商會、交通銀行、上海銀行、上海金融業聯合會、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共同主辦。本次會議以“投資并購新引擎,助力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”為主題,旨在助力進博會從商品貿易向資本開放交流升級,提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影響力和話語權,推動產融結合,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,為上海建設“六個中心”助力,為全球經濟的未來增長設定新坐標,注入新動力,作出新貢獻。

    正是在這次會議上,上海國有資本運營研究院院長羅新宇對2020中國并購綜合指數做了解讀。他說,2020年上半年的中國并購指數出現了一輪急速下跌,市場交易筆數和金額都出現較大幅度下降。但由于政策鼓勵推進并購重組,作為逆周期調節手段,產權市場的并購指數卻異軍突起,發揮了重要支撐功能和調節功能,提振了經濟活力。細分到地區而言,華東地區的疫情管控較好,并購指數更是大幅增長,且主要集中在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工業制造業。

    “客觀來看,疫情在給全球投資與并購市場帶來負面沖擊的同時,也為部分行業的發展提供了新機遇。”中國企業國有產權交易機構協會黨委書記、秘書長夏忠仁表示,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,全球原有的產業鏈、供應鏈、價值鏈面臨重構,并購重組作為促進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的有效途徑和手段,正迎來突破和發展的新的機遇期,將為提升我國企業在全球產業鏈的價值發揮重要作用。

    夏忠仁說,科技領域的產業并購重組方興未艾。國內企業通過并購重組,在核心部件、先進工藝、新型材料、信息技術與工業融合發展等方面進行強化升級的需求極為迫切。傳統企業需要借助并購重組獲取核心技術、專利工藝,提升企業的研發創造能力,推進產業鏈與創新鏈的共融共促,實現企業的轉型升級和技術標準的國際接軌。

    “產權交易市場正在成為企業并購重組、培育企業上市、科技成果產業化和要素資源流動的助推器,發揮著資本市場高效資源配置的主體功能。”夏忠仁表示,雙循環背景下,建設高標準高質量產權交易市場,服務企業并購,除了需要在強化服務國資國企改革能力、強化服務實體經濟的投融資能力、打造綜合性服務平臺和培育企業上市基地方面發力外,也應強化對內合作對外開放力度,產權交易市場服務“一帶一路”倡議、長江經濟帶發展、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等區域戰略發展,加快打造區域性共同體市場,加強跨區域市場協同發展,促進各區域對內合作對外開放。

    除此之外,夏忠仁認為,在產權交易市場上,還需要積極吸引涉外公司及機構參與,促進國際國內市場要素流動,形成集聚輻射全球資源的能力,拓寬跨境并購項目的渠道和配套服務,積極推進跨境并購項目推介及對接,推動國際并購與投資促進交流,促進全球資源優化配置,提升國際要素定價能力和話語權,幫助企業走出去和引進來。

    “在投資并購活動中,商業銀行是重要的參與者,服務范圍涵蓋企業并購的前、中、后期各個階段,但與巨大的需求相比,商業銀行在投資并購方面的金融服務供給明顯存在不足。”交通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黨委委員、副行長周萬阜分析說,當前投資并購機制有待完善、撮合交易系統尚不完備;投資并購的業務產品和模式仍比較單一,尚無法有效滿足市場的多元化需求;跨境投資并購服務還不夠成熟,對于海外投資并購規則、法律風險的預判和應對還存在欠缺,合規管理水平有待進一步提升。

    周萬阜建議,商業銀行需要更好適應投資并購市場發展的新趨勢、新要求,著力提升金融供給與市場需求的匹配度。可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:一是圍繞重點區域和重點產業加大投資并購工具創新,豐富投資并購工具。二是努力提升投資并購的數字化水平。加強大數據、區塊鏈、人工智能等先進科技在投資并購中的運用,積極協助搭建投資并購市場的信息化平臺。三是更好地防范跨境投資并購風險。加強跨境投資并購風險研究和預判,注重研究國外監管機構規則和制度,研究制定投資并購領域風險管理解決方案。

    附件:


   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
    国语自产免费精品视频在